66國際娛樂,轉身的智慧

  愛是永無休止的思念,愛是一連串刻骨銘心的感情。在66國際娛樂們的生命裏,有一種純粹的幸福,那就是深深的去愛和被愛。曾經,愛是一種崇拜;現在,愛是需要和欣賞;今天,愛是依靠。

  和朋友聊了很久,讓我感觸很深。也讓我思考著‘高中生活是否應該談戀愛’。

  正處于青春期的我們,對它充滿好奇。常以爲,愛情,是多麽的哄哄烈烈。。幼稚的我們,總是一路盲目的追隨,愛她(他)愛得死心塌地,甚至可以荒廢了學業?放棄家庭?放棄親人?一句“我愛你”,或許可以感動許許多多熱戀中的人們,但它不該感動的我們這些還在學習的高中生們。“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棉綿無絕情。”

  做爲一名高中生,我們必須清楚,我們在做什麽,該做什麽,至少我們要懂得如何分辨是非,在我們的眼裏,或許愛情才是偉大的,但事實上,高中生們的愛情大部分就像唱戲一樣,有個好的開頭,但還是有結束的時候。比愛情更偉大的更需要我們去做的,是做個有知識的人,等我們大了,我們可以有自己的事業,有能力去孝順我們的父母,那時候,不需要我們煩惱,我們優秀了,自然有好的女孩子追隨,只要我們做好現在,做一個高中生該做事,我們就不會後悔,一個高中生,該有的不是愛情,而是知識與文化。

  在中國,只要你不能肯定你的家人不會極力的反對,或者說你自己不能隨心所欲的收回你的心思的話,勸你還是高瞻遠矚的好,精力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有限的,你在這方面付出了很多,其他方面就很難保持住了,比如你優秀的成績,驕人的口語,超強的分析判斷,這些都會被漸漸的失去。

  愛情離高中生很遠,但是又很近,因爲很多人現在或者曾經對它有過美好的想望。對于一個人來說,認識自己的處境,選擇自己最應該幹的事並把它幹好,並不容易。而現在我們最大的任務是學習,對于高中生的我們或許不應該有愛情。

 轉身,顧名思義,就是轉過身體。轉身的瞬間,也許,你的人生會發生華麗的蛻變,當眼前正是“山重水複疑無路”,轉過身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身是一種行爲,也是一種策略,更是一種智慧。
如陶淵明,面對官場官場的貪汙腐敗與黑暗,他不願爲五鬥米折腰,更不願爲拜見上司而特意束妝。面對如此違背心願的環境,他的選擇是轉身,抛棄所謂高官厚祿、阿谀奉承,身後是“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惬意生活。閑暇時,更是可以看飛鳥倦飛歸巢的美景。他的轉身是智慧的,他的人生從此可以順遂心意,悠然自得,換一種更適合自己的方式活出精彩。就和現實生活中許多人面對壓力選擇自殺,其實他們不必選擇這種極端的方式,更多時候轉身也是一種智慧的選擇。
再如文壇巨匠魯迅先生,他去日本學醫,但是面對當時中國人對當時現狀的麻木不仁、不思進取,以及中國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醫術,顯然不能治本,而能將中國人解救的方式就是沖破思想束縛。魯迅先生,他轉身了。他的轉身是智慧的,一篇篇能喚醒國人的文章展現在文壇之上,抨擊著社會的黑暗、種統治者的腐朽,激勵著國人奮起反抗,給予國人勇往直前的力量。
又如當紅明星李易峰。本是通過選秀節目一炮而紅,可終究抵不過歲月的洗禮,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不甘平庸的他轉身了,他選擇進軍演藝圈,隨著《古劍奇譚》在湖南衛視熱播,他又再一次滿身榮光的出現在大衆面前。他的轉身是智慧的,就像我們,在一條道路上上堵塞,何必做無用功,不如轉身,會有更寬闊的道路等著我們。
轉身是一種智慧,《傲慢與偏見》中,達西在自己的傲慢面前轉身了,伊麗莎白也在自己的偏見面前轉身了,兩個人收獲了真愛,等待他們的是美好幸福的日子。轉身是一種藝術,66國際娛樂們要學會轉身,去創造美好生活。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