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微笑

晨暮蒸騰起昨日的夜雨,薄霧萦繞晶瑩透亮,透過白暮,布谷聲聲輕啼,一陣微風拂過,林間枝桠牽絆嘈雜,遠方傳來陣陣玲珑悅耳之聲,之後又是一片寂靜,只見,薄霧更濃,朝陽正紅。
輕悄穿過錯雜的小路,堆積著陳年的舊葉,一點點的躁動,路旁的樹葉紛繁落下,新葉堆積和著舊葉,循環複始,踏著薄暮濕潤的新葉,就像是羽毛般輕盈的落下,悠然浮華。微風伴著清涼和著林間的芳香,撚起落在肩上的一片綠葉,聆聽著來自遠古的呼喚,叮鈴清脆,此刻long8已辯不清她來自何方,猶如來自遠方的故人,親切喜悅,又像是叮咛的囑咐,寒暄已久。
彌漫的薄霧輕盈飄蕩,忽聞一陣拂拂聲,回首,正見片片斑斓的樹葉從地上卷起,就像是輕靈的天使展翅乘風,忽然平息而又騰起,沉悶的壓抑之中又多些躁動,眼前正在上演一場場的靈動,每一粒塵土和著片片樹葉在雨中合奏,濺起翻騰著的浪花,他毫不匮乏大海的澎湃昂首大闊步地走來,我想我已融進他的血液,沉浸在每一寸的土地,伴著微風而又輕輕舞動。氣勢洶洶地走來而又戛然而止的寂靜,像是超脫凡俗遠離喧囂塵世的道法,又像是追逐一花一世界的清新典雅,可以把想象與現實雜糅其中,不必去刻意的分辨,這也正是一路的融合。
聽,又是那叮鈴的清脆聲,他像是在指引著我,那會去向何方?默然,靜靜的去地聆聽它的訴說,她擁抱著斜雨與他一起從天空散落向大地而又與他一起蒸騰歸還向天空。與雲一起翺翔,慢慢地散落,最終歸宿到那令人向往的彩雲之南。
正午時分豔陽高照,陽光穿透彌漫的煙霧,微風漸漸的吹去最後一滴露水,纖塵伴著細雨也帶走最後一片枝葉,剩下的這條路上荒廢已久,兒時走過的路也已不複存在,唯有那風鈴獨自在風中搖曳,靜靜地挂在祖屋的門前,最後也會陪著那條小路一並的消失殆盡。
雖然忘記了是哪月哪天,但我依稀記得那天是斜雨南風。

  安靜的時候,只有偶爾掠過天空的鳥兒的身影,打破蟬寂靜的合唱。昙是黑夜裏最黑的花,只有用最深刻的傷痛和最無畏的溫暖才能夠將之撫慰——入夢,月殘音落“人爲了得到幸福,究竟努力到何種程度才能被原諒呢?”
是的,一直在尋找,在每一條岔路的入口,在每一個太陽升起又落下的地方。
小時候擔憂的說出真話,會被人們當成騙子來對待。可是長大後卻爲了要維持現狀成爲真正的說謊者。善意的謊言往往來源于溫柔和不信任。將迄今得到的一切平淡的幸福當成饋贈,可洗盡浮華接納時,就注定了無法以心交心。身邊的人給予恩慈與友愛,但並不代表可以分享秘密。
只是,無法原諒自己的欺騙,所以明知道會和幸福擦身而過,也無法對重要的人說謊,是現在還太天真的想法,還是無法背叛原則的悲哀?善意的謊言可以維持虛假的真實,卻注定會讓所珍視的人受傷。“不願意看見你悲傷的模樣,如果最終的結果是痛苦,那讓一個人來承擔就好了。”在不知不覺中偏離了原來的方向,所以就算是在身邊,也是一個人的咫尺,兩個人的天涯。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緣分是永遠不會有結果的,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但擁有了一個人就一定要珍惜,不要等到傷害的時候才去乞求原諒,不要等到失去的時候再去挽回。如果我不小心流下一滴淚水,那是因爲long8不願意忘記你是誰。
一生太過短暫,交錯的生命裏用力的珍惜那些美好回憶,至今都還清楚的記得成長的點點滴滴,因爲記得,在某些人裏留下了回憶,才是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的證據。“人,終究是活在別人眼裏的生物。”所以季節更叠,時間飛逝,往事一幕一幕重現眼底,用心去祈禱那些在生命裏留下痕迹的人們。
微笑著絕望比痛苦的淚水更讓人哀傷,無法逃脫的命運只有自己去面對,停留和迷惘之後,只能學著更堅強的承擔生命的重量。

2001